天谕书院重建法阵,同时以大道力量在废墟之上布置了一些结界之力,但整体而言,天谕书院依旧是荒芜的,一片废墟之地。

    叶伏天站在这片废墟之上,目光眺望远处方向,修为越强大,接触到的人便也越强,遇到的对手也一样,看来,只有真正站在了巅峰,才能够不再经历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叶皇真打算保留这片废墟,让曾经辉煌的天谕书院像如今这般?”叶伏天身后,西池瑶走来对着他开口说道,虽然她明白叶伏天的决心,但这样的做法,依旧有些难理解。

    叶伏天回头看了西池瑶一眼,微微点头,西池瑶笑着道:“之前叶皇答应我入天谕书院修行,但如今,我只好跟着叶皇了,叶皇在哪修行,我便去哪修行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之后,忽然间感受到了一道冷意,眼眸转过,便看到叶伏天身旁的女子一双冷漠的眼神扫向她,那股强大的念力有着极强的攻击性,这让西池瑶一愣,随后浅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叶夫人勿怪,我没有其它意思。”西池瑶解释一声。

    花解语没有再看她,目光移开,叶伏天伸出手,拉着她,两人手掌交叉握在一起,都能够感受到彼此的温度,西池瑶看了一眼两人的手,到了如今这境界,还能够有这般炽热的情感也并不容易,不过,或许是因为久别重逢,历经生死吧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想要提醒下叶皇。”西池瑶继续说道,叶伏天看向她问道:“池瑶仙子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此战之后,神州那些势力必然会加大力度调查叶皇身世,尤其是叶皇这位朋友的来历。”西池瑶说话之时看向叶伏天另一边的那道魁梧身影,赫然正是余生,他们三人一直站在一块。

    “之前,神州修行之人便都怀疑叶皇身世了,如今,叶皇这位朋友表现如此超凡,神州的人都能够看出来,他在魔界怕是地位超然,这样的人,却和叶皇是至交好友,且从小一起成长,对于神州之人而言,这可能会成为一条重要线索,叶皇还需警惕才行。”西池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之时,她的目光始终盯着叶伏天的眼睛,似乎除了提醒之外,她本身也含有一缕试探的用意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失望了,在叶伏天的那双深邃眼眸之中,她并未看到任何的波澜,像是没有情绪般,说到身世,叶伏天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她哪里明白,就连叶伏天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身世,他究竟是谁?

    为何义父会守护着自己,余生又是谁?

    不过,西池瑶说的倒也没错,余生今日所表现出的一切,一看便知在魔界地位超然,一位能够和天焱城城主抗衡的魔头人物,都守护在余生身侧,可想而知这是怎样的分量。

    余生在魔界有如此地位,义父的身份可想而知,那么,他自己是谁?

    为何会和义父以及余生在一起,很显然,他并不是一位魔修。

    看来,要问问余生了,他前往魔界,不知道是否知道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多谢仙子提醒了,若仙子愿意跟着叶某修行,叶某自然不介意。”叶伏天回应一声,随后开口道:“不过,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谈,仙子能否回避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西池瑶一笑,随后走开,其他天谕书院的修行之人也都识趣的离开了这边,和叶伏天他们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,方盖甚至直接出手布置了一片空间结界,如此一来,叶伏天他们的谈话便不至于被人听到了,方盖做事倒是非常心细。

    废墟之上,叶伏天看着眼前的场景苦笑道:“没想到你们回来,看到的天谕书院会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面向解语,一只手依旧紧握在一起,眼眸中露出一抹灿烂的笑颜,两人相视一眼,便仿佛一切的话语都蕴藏在眼睛中,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情绪。

    之前,他们意念相通,便已知彼此,许多话,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伸出,轻抚着花解语的秀发,叶伏天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宠溺,以及无尽的柔情。

    笑了笑,他什么话也没有说,而是转身看向余生,道:“余生,在魔界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去了魔界之后,一直在修行。”余生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有过义父的消息吗?”叶伏天忽然间问道,余生眉头一闪,皱了下,随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的身份呢,是否知晓?”叶伏天又问。

    然而,余生却还是摇头,仿佛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呢,在魔界是何身份,也不知道?”叶伏天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余生看着他,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叶伏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二十余年,在魔界修行,有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地位,余生,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我前往魔界之后,魔帝接见了我,在魔帝宫,自那以后,魔帝传授我修行魔攻,甚至让我跟着他一起修行,亲自相传,并且安排我在魔界试炼,派遣强者追随于我,在魔帝宫,我似乎有些另类,许多人猜测是因为我的天赋被魔帝所看重,因而想要培养我成为传人,是魔帝嫡传弟子。”

    余生开口道:“然而,魔帝从未真正说过收我为弟子,甚至,除了修行之外,极少和我交流,魔帝其他弟子,对我也藏有敌意,关于我的身份,从没有人说,或许不知道,又或者,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魔帝下的令?”叶伏天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余生回应一声:“我自己也曾问过魔帝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也想过自己查,但什么也查不到,在魔帝宫,一切都受魔帝所掌控,他不想让我知道的,或许我不可能会知道,即便有人知道,也会藏着。”

    叶伏天听到余生的话神色凝重,余生回去二十余年,魔帝亲自教他修行,仅仅是因为天赋,可能么?

    魔帝无缘无故培养一个被带去魔界的修行之人?

    而且,从魔帝的态度来看,余生的身份必然有一些秘辛,魔帝不想告诉他,但却又亲自传他修行之法!

太阳城网站app 澳门dc网上娱乐赌城 博猫平台开户 澳门皇马苹果app 菲律宾申博现金官方网址
华盛顿游戏在线 菲律宾申博美女荷官登入 网络电子游戏注册 新世纪游戏电子优惠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登录
云盈登入注册 香格里拉娱乐 太子游戏138 太阳城娱乐城官网 菲律宾申慱太阳城游戏
大发代理专员 大赢家线上娱乐城 申博亚洲开户 新濠天地公司游戏 篮球投注量分析